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无人机 > 正文

无人机正在进行一场“上山下乡”运动

时间:2015-12-10 15:35:24   来源:转载
视力保护色:
【字号

  大疆于不久前发布了一款农业植保无人机MG-1(从命名上看,后续还会有同系列产品);昨天,另一家在行业里很有名的无人机厂商零度智控也宣布发了一款农业无人机“守护者Z10”。

  这两家国内数一数二的无人机厂商在几天之内一起发布农业无人机,让很多业内人都闻到了一种“大新闻”的味道:农业无人机的市场要爆发了?

  大家都隐约嗅到了一点“爆发前夜”的气息

  为什么说“隐约”?

  “我们知道大疆在做农业无人机,但它这个点推出植保无人机也有点出乎意料,因为冬天是农业器械销售淡季,这个点推出,接下来两三个月可能都没有订单。”零度智控的市场负责人孔祥玉这样说道。零度智控“守护者”在这个时间发布,多多少少也受了大疆MG-1的影响。

  记者听一位无人机行业的从业者提过,他一年前就看到了大疆的原型机,而在无人机业内,这种大厂之间的消息基本上都不是秘密。

  图为极飞的植保无人机在新疆的农田上作业,图片作者:极飞创始人@彭斌

  孔祥玉表示他暂时也不知道大疆的植保机想要怎么做,怎么卖、卖给谁,网上透露的信息并不多,售价也没有公布——一些外媒评估大疆的MG-1售价应该在1.5万美元左右,孔祥玉说,“有一些参考意义”;淘宝上的无人机代理商也给MG-1挂上了96000的预售价格。

  按照孔祥玉的理解,大疆有可能是在尝试一些新的业务增长点,毕竟公司到了这个体量又有资本的推动,“需要交代的人太多”;而零度今年新增了二十几款行业应用产品,“守护者”只是其中之一,而这个系列的用户画像也并不十分清晰——虽然没有定价,但也是几万人民币的级别,普通农民是不会买单的,一定是集约操作的机构才能把成本收回来,比如大的农场、农业服务公司、卖农业设备的农机公司。

  不过好消息是,“守护者Z10”还没正式进入量产,已经接到了一个农业服务公司数量不小的订单。

  相比人工喷洒,无人机的优越之处在于效率更高、农药用量更省,两者一结合,成本方面的优势就会很突出。据极飞的彭斌在《一席》上介绍,用无人机喷洒农药可以节约大约30%的成本,比如一亩棉花地一年在药物喷洒上需要80100快钱的成本,极飞可以做到50;喷洒效率总体算下来也是人力的4倍左右。

  另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农民出现了“断代”——90年以后甚至80年以后出生的人大量从农村流失,有农业劳动技能的人越来越少,未来农业的机械化势在必行。

  所以即便现在不十分清楚农业无人机到底通过什么方式、什么进程走入农田,有一点是大部分人都认同的,就是农业无人机会有很广阔的用武之地。记者随机问了两个投资人农业无人机的投资价值,其中一个表示正在观察,另一个则直接说“我已经投了”。

  无人机正在进行一场“上山下乡”运动

  农业无人机的壁垒在哪里?

  “一,农业无人机技术壁垒主要是无人机‘大脑’的缺失,农业应用与航拍不同,不能选择飞行的区域,要求其环境感知和智能控制水平更高。具体来说,地形的自动探测与匹配,障碍物的自动检测与分类,喷洒路径的实时重规划,厘米级超高精度的定位与控制等等。”一飞智控的CEO齐俊桐博士这样说道。

  无人机一旦在广袤的田间起飞,就如飞鸟入林,想遥控是不可能了,必须能自动规划路径(如路径意外中断,还要能实现断点续传)、避障;此外,由于喷洒出来的农药是雾化的,无人机如果离作物太高,可能等不到农药接触叶面就挥发了,所以飞机必须贴着作物上方一两米的高度飞行——光是GPS做不到精准的高度定位。这些问题,极飞也花了很多时间去解决。

  极飞到现在也不直接售卖植保无人机设备。彭斌在一次公开演讲里提到过,他们一开始也尝试把无人机卖给农民,但农民既不懂操作无人机,也对喷洒过程不感兴趣,只关心农药能不能喷到地里去;转战农机市场,那些卖拖拉机的供应商也表示出了意愿,但理解起来很困难,推广教育的进度极其缓慢。“要是用这种方式把无人机推到农田,可能是在五年之后,那时候我们可能已经倒闭了。”

  除了技术本身的技术壁垒,也有一些时间壁垒。农业本身的特性需要一些时间去磨合,比如农药的剂量,少了肯定起不到灭害作用,但也不是越多越好——有可能本来只想灭蚜虫,结果把蚜虫的天敌瓢虫也灭了。对于需要入口或者直接接触皮肤的农作物产品,剂量多了甚至可能会带来安全隐患。

  极飞选择了从新疆的棉田开始他们的尝试,后来被证明是极为明智的选择:新疆的棉田面积巨大而且地势平坦集中,棉花在虫害高发期几乎需要每天或隔天喷洒一次农药,一方面是适合机械操作的地理条件,一方面是巨大的人力物力消耗,另外一方面还有愿意买单的机构——建设兵团。农业无人机应用所需要的条件,几乎都满足了。

  有了这些壁垒,对于零度和大疆推出无人机,极飞可能并不会感到压力很大。“顺丰担心过江铃发布一款新卡车吗?”极飞CEO彭斌这样回答雷锋网记者的提问。顺丰和江铃,一个物流公司,一个汽车公司,彭斌拿这两个类比,言下之意,他们做的和大疆、零度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按照业内人士的阐述,极飞采取的是一种很“重”的方式,即建设“保育站”:一个相对固定的地方、几个人、几台无人机设备,一共大约6070万左右的成本,一个保育站覆盖一定面积的农田。某种意义上,极飞已经变成了一个农业服务公司,承包一片农场的农药喷洒工作,对结果负责,至于用什么机器或者甚至是不是用机器,买单的人不用过问。我们试想一下:未来极飞会变成农业自动化领域的京东,或者顺丰?

  大疆和零度不太可能会花心思去建设这种服务能力,他们更可能的是变成一个设备供应商;另外的公司,比如一飞智控,则致力于为农业无人机提供飞控方案,现在有很多系统集成商、机体生产商、喷洒运营商等都想在农业自动化领域分一杯羹,而这些公司都是无人机飞控方案的购买者。据称,一飞智控在深圳高交会期间已签和拟签的合同数量超过百份,合同额预计达数百万。

  让我们来画一个饼

  中国的耕地面积有20亿亩,扣除不适合机械作业的地形,面积也相当可观,如果一亩地每年在农药喷洒上平均需要花费50块,这个市场的体量……

记者想起了几十年前毛主席那句号召: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扫描二维码关注“三翼航空”

西安三翼航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42518号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高新路86号领先时代广场(B座)第2幢1单元22层12202号房14号
电话:029-88431704 传真:029-88460402